在巴黎站街的东北女人:当你没有经历过她们的遭遇,就别去瞎评判

2019-12-24 22:05 阅读 39 views 次 评论 0 条

中国有一些好演员,从没接过烂戏。

他们演技好到爆,但国内知道的人并不多。

因为他们演的的电影,在大陆上映的不多。

比如今天推荐的这部。

下海

Bitter Flowers(2017)

法国,巴黎,街头。

一个中国女人,在街头上游荡。

她身材高挑,烟不离手,眼神不定,身着皮衣。

她在等待生意上门,是的,她是一个站街女。

这个女人名叫张丽娜,东北人(此处无恶意,不开地图炮)。

因为当年工厂分流,张丽娜“光荣”下岗,丈夫周晓东也没了工作。

没了工资来源,但生活还在继续,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让孩子上学。

相比丈夫的不思进取只求安稳,张丽娜是个很有想法的女人,对事业相当有追求。

听说法国巴黎到处都是钱,当保姆挣钱特别容易,于是张丽娜说服了老公,砸锅卖铁一个人去了。

但来到巴黎,她发现这里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正经工作都要护照,做兼职也要查护照,没有护照寸步难行。

而张丽娜的护照早就“废”了,因为她办的是旅游签证,半路从旅游团偷跑,成了流浪在巴黎的黑户。

她找工作到处碰壁,谁都不愿意要这种“垃圾”。

没有了身份,那就只能做最低等的工作,比如扫地、洗碗、打扫厕所。

好不容易有家人请了她做保姆,但工资低到简直无法想象,比下岗前的钱都少。

不过张丽娜跟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干活。

要知道,她可是借的高利贷出国,这点小钱怕是连利息都不够还。

她做牛做马,任劳任怨,还唯唯诺诺处处逢迎,生怕丢了这份小工,但总是莫名其妙地被主人扣钱,一次又一次....

有一天,主人家儿子打坏了花瓶,也要从她的工资扣,她第一次大着胆子说这不行。

没想到主人训斥说,“嫌钱少,你去站街吧!”

这可惹恼了张丽娜,她怒气冲冲回骂,于是,丢了这份唯一的工作。

没了钱,没了收入来源,在这个生活成本全球名列前茅的大城市里,活下去很难。

穷到饭都吃不起,她开始到处借宿,别说寄钱回国内了。

老公几次打电话催促,她支支吾吾说自己正在努力,要换工作,再挣大钱。

其实,她低三下四就差没跪下求别人了,求做临时小工,都被赶出门来。

而且,她也付不起房租,马上连住的地方都没了。

出去吃碗最便宜的面,还被开餐厅的同胞挖苦,“东北人那穷样!”

她一听就来气了,跟餐厅老板吵了一架,好在有位东北老乡大姐劝解,争执才没继续。

这位好心大姐带她找打了新地方,还给她指了一条明路,回国吧。

可是,她辛辛苦苦来到国外,把家里值钱的都卖了,全家人的希望都在自己身上,怎么可能回国!

有什么理由,可以回国!

她暂时住的几个人挤在一起的高低铺宿舍,才几天就是150欧元,张丽娜连这钱都拿不出来。

大姐看她这么为难,就暗示着说,可以去站街。

因为这位大姐就是个站街女,她说,“都那么难了,做几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要是过去,张丽娜立马说不扭头就走,现在却纠结到晚上失眠.....

第二天,老公打来电话,高利贷还不上了,孩子也要送走了.....

于是,张丽娜成了巴黎街头上的一位站街女。

生活给了她一次又一次的耳光,她纠结过,痛苦过,矛盾过。

现在她娴熟地比出手势,跟人讨价还价,什么都能做,什么人可以接。

才在这个貌似光鲜亮丽的国际繁华大都市里,活了下来。

很快,钱有了,家庭的危机暂时解除了,她也成了老家亲戚争相炫耀特别能干的那种女人。

于是,弟弟媳妇拖着大箱子,来巴黎投奔她了.....

导演是比利时人奥利维耶,他偶然注意到了巴黎街头上的这些异国女人,于是尝试着找她们聊天。

刚开始这些女人很敏感,也很排斥跟人深度交流,但时间长了,导演和她们居然成了朋友。

后来,导演就想把这些女人的故事拍成电影,于是找到了王小帅(《17岁的单车》、《地久天长》导演)。

王小帅做监制,又找来电影《山楂树之恋》、《分手合约》的阿当做编剧,把这部电影拍了出来。

但题材敏感,至今没法在国内上映,只在釜山电影节上公映过。

虽然是导演是个男人,但故事细腻动人,用各种特写把女人的小心思拍出来了。

这部男人导演的电影,居然还用女性的坚强隐忍,反衬出男性的逃避和不作为,你可以理解它是电影版的《都挺好》。

电影里也有中国人特有的面子戏,真实的不像电影,而像纪录片。

现实是那么悲惨,张丽娜还去了埃菲尔铁塔,香榭丽舍大道拍了很多照片,然后寄回去给家人看。

早就不做保姆的张丽娜,还要假装帮弟妹找工作,这种无奈许多人都懂。

里面的两个女人,都演得非常出彩,齐溪的表演更具张力。

在《我就是演员》里,她和涂松岩搭档演孩子们的母亲。

两个人演的真好,但却没什么人关注,因为他们没什么流量,根本没什么话题。

而徐峥盛赞齐溪的表演,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齐溪是个标准的文艺咖,喜欢拍文艺片,不在乎主角配角,只看剧本。

曾美慧孜演的那个妹子,土里土气、傻里傻气。

来到巴黎,永远都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那一幅模样太传神。

她以为做保姆就可以赚大钱,却没想到传说中到处是金砖的巴黎活着会那么难。

知道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时候,她都懵了。

第一次去“卖”的时候,她有点害怕又有点紧张地问:

我只有和老公做过那个,跟老外做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曾美慧孜也是个文艺咖,今年凭借《三夫》获得了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提名。

这么有实力的女演员,名字为什么不为人所知?

看看她之前的作品就知道,《颐 和园》、《苹 果》......

两个文艺咖、两位不同性格的女演员,演活了两种不同的女人。

国内的女演员里,还有郝蕾、谭卓、赵涛等等,不分角色大小,只看剧本或者跟导演。

她们往往能献出特别精彩的表演,却从来不为钱。

《下海》是齐溪第一部主演的电影,这次她的牺牲非常大,因为电影里有不少大尺度镜头。

性工作者们向来都是偷偷摸摸在“地下”工作,就算在性开放的法国,虽然女性可以自由决定身体使用权,但嫖 娼也是违法的。

在电影里,柔弱的张丽娜遇到变态的肌肉男嫖客,她不服从对方的需求,却也无可奈何,在被毒打之后,她还是屈服了。

从反抗、到逆来顺受、再到悲痛隐忍,齐溪这一段的表演,让人难以忘怀。

最近,你也可以在电影院里看到齐溪,她在《地久天长》里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因为不剧透新片,就不多讲了。

《下海》的题材和切入点都非常优秀,完全可以拍成下岗、下海、上岸三部曲。

这些事情,60后、70后很熟悉,80后也会有所耳闻,因为我们的父辈们都经历过。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全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国企改制。

比如工人放长假,停薪留职,买断工龄,转业……

这是一场势在必行的经济措施,却没想到影响那么深远。

从此二十年,中国经济再无东北火车头。

从建国开始,东北是拉动中国经济的龙头,但经过改制,东北再也回不到过去的辉煌了。

南方下岗工人也多,但民企发达,民间向来有做小生意的传统,所以工人很容易转行,能继续生存下去。

东北工人一下岗,往往都是一家人没饭吃,与工厂绑定过深,加上技能单一,转型相当难。

对国家而言,早改革早有利,但确实有些人借机侵吞了不少国有资产,比如某华裔加拿大女歌手的父母也就是因此获利。

有些下岗工人去往国外打工,却上当受骗,或者生活所迫,从事各种非法职业。

(新闻图,与电影无关)

历史向前进,国家在进步,有得必有失。

在国家转型之下,一个民族在特定时代下的牺牲,个人的命运竟是如此脆弱。

但日子再苦,你也能看到中国老百姓的坚韧。

有个片段,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电影里过春节,同租屋的绝大多数女人都不能回家,于是围在一起包饺子。

大家一边擀面,一边做馅子,然后聚在同一张桌子上包饺子。

在烟火缭绕里,大家唱起了歌,还扭着,跳起了东北大秧歌.....

不过《下海》的题材很敏 感,近期肯定是不可能在国内上映的。

但电影并不是上映赚钱才是成功,也不一定必须要轰轰烈烈拍史诗,一定要有话题争议,一定要永留影史才叫成功。

只要用心记录小人物,还有生活里那些琐碎日常、生活细节、家庭琐事就行了。

比如张丽娜最担心的事还是被老公知道了,老公当场说了许多绝情的话,还非要离婚。

丈夫怒气冲冲摔门而去,并且离家出走了.....

因为家里亲戚总是传着张丽娜很有钱,于是她被一些别有用心的牌友盯上了.....

小人物们都逃不掉生活的圈子和时代的烙印,哪怕再努力,哪怕远在国外,哪怕再想逃离。

但电影真不用多么狗血、多么用心制造家庭伦理矛盾,也不用拍得苦大仇深。

多关心关心小人物的苦难,以及这些命如蝼蚁的人如何过日子就行了。

最后,电影故事,就是在剥蒜的声音中结束——蒜求了。

中国多少家庭,也都是在这种细水长流的坚韧隐忍中,安然度过了一辈子。

无论日子多艰难,无论生活多么不堪,无论过去未来怎么样,活着终究还是活着,人活着就行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在巴黎站街的东北女人:当你没有经历过她们的遭遇,就别去瞎评判 | 白水配资网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