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兆丰:工业革命为什么发生在英国?

2019-12-26 03:11 阅读 37 views 次 评论 0 条

天天酷跑高分五角星,手机第一次充电要充多久,小青春期,魔兽争霸3剧情,梁朝伟去伦敦喂鸽子,会员卡管理企业员工培训计划

很高兴来人文经济讲座做评议人。刚才欧成效先生关于工业革命的演讲气势磅礴,内容丰富,纵横交错,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评论才好。

关于工业革命、关于我们的过去、关于我们的未来的思考,是非常有意思的。这是我们学习的一个重要动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就要做抽象,如果没有抽象的话,你学到的东西就没意思。就像我们必须有一张地图一样,要有地图才能看得清脉络。

但是,凡是抽象的东西就得有取舍,内容上就要去掉一些。去掉的话,你不知道被去掉的是重要还是不重要的,这时候就得反复掂量,被去掉的是不是不重要的,拿出来的是不是具有一般性的。

今天的话题非常大,这当中就有许多抽象、印证的过程,来来去去就有很多可以商量、可以讨论的地方。当然,有很多地方我是同意欧成效先生的,但作为评论人,我想给大家做一个示范,看我们是不是可以从别的角度理解问题。

我逐个来说,看我记住了多少。

1、英国的成功纯粹是运气吗?

第一点,刚才听欧先生说网上有“吹英派”,认为“天不生大英,万古长如夜”,欧先生是什么派?黑英派?欧先生认为英国的成功是偶然的、纯粹是运气。真是这样吗?

我自己的印象,英国曾经是最大的殖民地国家,“日不落帝国”。当年没有互联网,没有卫星通信,甚至没有无线电,派官员到各殖民地挂职,他如果要写封信回来请示国王怎么治理当地,这个信来回一趟至少半年一年,还不一定能送达。官员派出去,就很难跟中央汇报,结果他们治理得怎么样?

我们看,被英国碰过的国家有哪些?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香港、南非,你说成功一次是偶然,成功很多次就不是偶然了吧?英国算不算成功很多次?这是一个问题。

2、长弓落后就要马上放弃吗?

第二点,回到长弓,使用长弓就一定不可取吗?长弓曾经被认为是很好的兵器,欧先生列出的指数显示,在16
世纪,长弓是36,而旁边的火器则只是10,等到17世纪也只是19,要到18世纪才超过长弓,为43。

这时候我们要想一个问题,如果长弓要等那么久才会在指标上被火器取代的话,那么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面,我们还使用一种不成熟的产品,是不是比较理智的一种行为?

所有的产品、科技或者任何一种东西,都有一个成熟的过程。我们经济学里面有一个讨论“创新的时机(Timing
of innovation)”。创新的东西不是越早用越好,它必须成熟了,必须什么东西都配够了才好。

比如,骑兵和步兵哪个强?骑兵。骑兵一开始就很强的吗?不是的。骑兵什么时候强?骑兵要具备什么条件?要有马。有马就够了吗?要有马镫。更重要的是要有铁靴,如果不穿上铁靴,走两步马就受伤了。

这时候我们要先把铁造出来,铁造出来要多少年?人类在哪一年才开始成功做铁?还有,我们要不要等到有一种马足够健壮足够高大?很多品种的马很小。还有沿途的水草要不要丰富?没有水草的地方就不能去征服他们。

只有所有这些条件具备了,你才忽然发现这些骑兵所向披靡,走到哪里打到哪里。

这背后有没有限制?有的,每个条件都要具备。就像我们说的“木桶理论”,必须各项条件都具备才能做得到。这时候,是不是用人力就一定落后,用火器的就一定成功?不是的,明明等了很久才行。你如果立个法,不让人家用长弓,这当中就有损失。

今天有一个很现实的例子——电动汽车。电动汽车省能源吗?不省。它看上去挺省的,它只用电,而电只需要太阳能就可以。但是我们知道,太阳能省能吗?不省。做太阳能反光硅片本身是很耗能的,做一张硅片要用很长时间才能把成本给省回来。结果在今天规模不够大的情况下,做一张亏一张。

经济学老说“看得见看不见”,要看见这些“看不见的因素”才能做比较。未来有一天人们会不会用太阳能代替化石能源?我的回答是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太阳能?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薛兆丰:工业革命为什么发生在英国? | 白水配资网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