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氏在《红楼梦》中写宝钗、黛玉的高超笔法

2019-12-25 19:07 阅读 28 views 次 评论 0 条

hp遇见我的混血王子,北京工程信息网,重生圈叉特种兵,栀子花开豆瓣,聚美优品3周年庆,发展党员工作总结

(2019-1-4)

《红楼梦》描写诸女子以黛玉为中心,以宝钗为敌体,而黛玉虽为第一人,书中写黛玉并不多用正面的夸赞法。嘉庆九年(一八四)耘香阁重梓本《红楼梦》第十六回“宝玉心中品度黛玉,越发出落的超逸了”旁有夹批曰:“《会真记》穿一套缟素衣裳(《西厢记》第二折《借厢》‘小梁州’曲曰:‘可喜娘的庞儿浅淡妆,穿一套缟素衣裳。’),金评精细固也,然尚说出缟素来。此但从宝玉心中忖度用超逸字,不觉黛玉全身缟素,活跳纸上。《红楼》用笔之灵,往往如此。”

评批者说得很好,本书描写黛玉往往如此。——在这里来点岔笔,本书正面描写缟素的也有,却不是黛玉,请看第三回凤姐:

只见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眉弯柳叶,高吊两梢;目横丹凤,神凝三角。

试问比黛玉如何?若说这里就有了褒贬予夺固亦未必,但一个楚楚可怜,一个浑身煞气,岂无仙凡之别?这些地方正不必多费笔墨,只是情文相生,而我们已不禁为之神往矣。

《红楼梦》写黛玉,不但正面说她的美不多,而且有时似乎并不说她美,且仿佛不如宝钗。这儿举三个例:

第五回:“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纪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

又如第四十九回写众人看法如此:

袭人笑道:“他们说薛大姑娘的妹妹更好,三姑娘看着怎么样?”探春道:“果然的话。据我看,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

据探春说连宝钗都不如她,这实际上是说宝钗乃群芳的领袖。再看同回宝玉的话:

“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还有大嫂子这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可知我井底之蛙,成日家只说现在的这几个人是有一无二的,谁知不必远寻,就是本地风光,一个赛似一个。”

宝玉说大家的看法如此。至后文的叙述,有借花喻人者,如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宝钗掣的签是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字,下文又叙“众人说:巧的很,你也原配牡丹花”,及轮到黛玉,她就想到:“不知还有什么好的被我掣着方好。”后来她掣的是芙蓉花。这段文章写得轻妙,而且暗示她们的结局比第五回所载更加细致,那些且不谈。就真的花说,无论色、香、品种,牡丹都远胜于芙蓉,此人人所共见者,像《红楼梦》这样的写法,不免出于我们的意外了。即脂砚斋对于钗黛容色的批评也仿佛这样:

甲戌本第五回夹批:“按黛玉、宝钗二人,一如姣花,一如纤柳,各极其妙者……”

一如姣花,一如纤柳,谁是姣花,谁是纤柳?林黛玉本来够得上比姣花,宝钗却不能比纤柳;黛玉既只得为纤柳,而宝钗比姣花矣。花儿好看,还是杨柳好看?脂砚斋此评盖神似《红楼梦》六十三回之文也。

作者或有深意,脂评或在模拟作者,但表面上看,一般地说,宝钗要比黛五更好看。至于性格方面,书中说宝钗胜过黛玉的尤多,这儿只能引两条,其第一条即上引第五回之下文:

“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

其第二条见于第三十五回:

“宝玉笑道:‘这就是了,我说大嫂子倒不大说话呢,老太太也是和风姐姐一样的看待。若是单是会说话的可疼,这些姊妹里头也只是凤姐姐和林妹妹可疼了。’贾母道:‘提起姊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薛姨妈听说,忙笑道:‘这话是老太太说偏了。’王夫人忙又笑道:‘老太太时常背地里和
我说宝丫头好,这倒不是假话。’宝玉勾着贾母,原为赞林黛玉的,不想反赞起宝钗来,倒也意出望外,便看着宝钗一笑。宝钗早扭过头去,和袭人说话去了。”

《红楼梦》在这些地方实在写得过于灵活了,例如此处很容易使人想到贾母喜欢宝钗而不怎么喜欢黛玉,读者一般会有这样的印象,松樵却以为其中也有世故人情的关系,这儿且不能谈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曹氏在《红楼梦》中写宝钗、黛玉的高超笔法 | 白水配资网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