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振股票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 > 股票新闻

股票新闻

天齐锂业最新消息 天齐锂业基本面

2020-11-17 13:35:52股票新闻
  周末一则重磅消息刷屏,知名白马股天齐锂业(002466)发布公告称,因流动性持续紧张,有18.84亿美元(约合124亿元)并购贷款将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存在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

  周末一则重磅消息刷屏,知名白马股天齐锂业(002466)发布公告称,因流动性持续紧张,有18.84亿美元(约合124亿元)并购贷款将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存在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能性。

  受此消息影响,11月16日开盘,天齐锂业直接跌停,但随后迅速打开跌停板,截至收盘,报22.69元/股,跌幅7.69%。全日成交放大至35亿元,其总市值一日蒸发近30亿元。截至目前,天齐锂业的股东达近20万户。

  100亿债务可能还不上

  据天齐锂业披露,这笔124亿元的并购贷款将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79.35%。

  面对巨额债务,天齐锂业表示,已经向中信银行牵头的并购贷款银团正式提交了调整贷款期限结构的申请,但目前尚在审批中,存在贷款到期未能成功展期而公司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能性。

  引爆这一债务雷的导火索则是天齐锂业2018年的一笔“蛇吞象”式并购。

  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买下智利锂矿巨头SQM公司23.77%的股权,贷款35亿美金。彼时,天齐锂业全年营收仅62.44亿元。

  实际上,这并非天齐锂业的首笔“蛇吞象”式并购。

  公开资料显示,天齐锂业前身是四川射洪县的一家濒临破产的锂盐生产小厂,通过并购,一路发展壮大,并于2010年8月正式登陆A股。

  上市之后,其扩张之路更进一步,从2012年开始,天齐锂业相继收购了文菲尔德51%股权、天齐矿业100%股权、Galaxy Lithium International 100%股权、日喀则扎布耶20%股权、SQM23.77%股权等,合计耗资约332亿元。

  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两笔“蛇吞象”式并购。一笔是并购泰利森,一笔则是收购SQM。而收购泰利森之际,天齐锂业总资产不到16亿元,当期净利润仅为0.42亿元。

  据了解,锂资源在自然界通常以两种形态存在:锂矿和盐湖。在全球锂矿里,品位最高的就是澳大利亚泰利森的矿山;而盐湖最好的锂资源大多集中在南美,特别是SQM旗下的智利阿卡塔马盐湖,一直是全球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锂盐湖。

  利用资本杠杆,斥资50多亿元完成收购澳大利亚泰利森公司,让天齐锂业尝到甜头。正是这笔并购,天齐锂业掌握了国内锂资源供应的话语权,成为电池级碳酸锂的行业标准制定者。

  然而,通过同样的方式收购SQM却让天齐锂业付出巨大的代价,也为此次债务危机埋下“巨雷”。

  超300亿债务压顶

  大肆并购的另一面是债务的急剧飙升。

  在并购SQM之际,天齐锂业自筹的资金为7.26亿美元,其余的35亿美元资金都是由银行提供的贷款,2017年底,天齐锂业的净资产为90.7亿元。巨大杠杆之下,财务压力从此埋下。

  截至2018年年底,天齐锂业的有息债务合计达到302.55亿元。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其有息负债仍超过300亿元。

  以2019年为例,天齐锂业的利息费用就达到了20.45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利息费用同样达13.98亿元,对比来看,其前三季度的经营现金流量净额才6.65亿元。

  利用杠杆激进收购SQM后,天齐锂业的业绩也被拖累。在成为SQM二股东之际,碳酸锂价格为15万元一吨,此后价格跌跌不休,据公开报道,碳酸锂的价格降至约4万元一吨。

  受行业调整、锂价下行的影响,SQM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降,这也导致天齐锂业对SQM长期股权投资等资产进行大量减值。

  2019年,天齐锂业对SQM计提减值了52亿元。天齐锂业因此在2019年巨亏59.83亿元,直接亏掉了2016年至2018年三年的净利润。

  2020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再度亏损11.03亿元,该公司预计全年将亏损13.6亿元至22.7亿元。

  存在被“ST”风险

  实际上,早有迹象表明天齐锂业“缺钱”。

  自上市以来,天齐锂业累计融资达391.84亿元,其中直接融资98.30亿元,间接融资293.54亿元。自2016年以来,该公司几乎每一年都在融资。

  与频频募资输血相比,上市以来,天齐锂业累计派发现金红利为7.3亿元,约占其直接融资额的7%。

  即便是上述近400亿元全部用来输血,截至目前,天齐锂业的总负债仍然达到346.7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1.27%,再创新高。

  由于资金承压,据媒体报道,天齐锂业三季度已暂停或减缓了所有在建工程项目,下调全年成本费用预算。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天齐锂业在建工程余额达67.13亿元,再创新高,而同期的资本开支仅8亿元左右。

  在自曝百亿债务可能违约之际,天齐锂业还提示了,存在“交叉违约风险”,若无法妥善解决流动性危机,公司年度业绩将受不利影响,可能存在业绩持续亏损并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

  股东出逃机构减持

  巨额债务压顶、经营业绩持续亏损的影响也传导至二级市场,今年以来,天齐锂业股价累计跌幅达24.82%。而此前,天齐锂业市值最高曾近1000亿元。

  天齐锂业月K线(后复权)

  截至最新,其股价报175.93元/股(后复权),这一数字较其2017年504.96元/股(后复权)的盘中高点,下跌超过65%。

  而今年以来,新能源车行业获得资金持续追捧,从新能车整车到产业链上下游都在起飞。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在美股轮番表演,股价飙升;A股的宁德时代,比亚迪同样不甘落后,年内涨幅同样惊人。

  与天齐锂业同属电池上游资源的赣锋锂业和亿纬锂能等,今年涨幅同样不小。其中赣锋锂业今年累计涨幅已达127.1%,亿纬锂能同期涨幅153.6%。

  11月14日,天齐锂业还披露了一份股东减持公告,股东李波以24.24元减持了9.53万股的公司股份,套现231万元。该股东已将手中所有流通股减持,剩下的均为有限售条件的股份。

  此前,据天齐锂业三季报显示,其大股东成都天齐实业有限公司减持了4430万股,套现金额超过10亿。

  而多家机构也于三季度完成减仓,在三季度,天齐锂业的基金持股数由1.23亿股减少至4552万股。

  但仍然有不少股东踩雷,截至2020年10月30日,天齐锂业股东户数达19.38万元,这一数字较三季度末增长了4583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