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战国第五部》:第十三章盗墓贼和采花大盗

2019-12-25 14:16 阅读 42 views 次 评论 0 条

李宗瑞梁婖婷截图,陈大中高压电缆型号,焦作四中,一光年之恋,缓冲纸垫,家庭消防逃生疏散图

君子絜其身而同焉者合矣,善其言而类焉者应矣。故马鸣而马应之,牛鸣而牛应之,非知也,其埶然也。故新浴者振其衣,新沐者弹其冠,人之情也。其谁能以己之潐潐,受人之掝掝者哉!

(译文:君子整洁自己的身心,因而和他志同道合的人就聚拢来了;完善自己的学说,因而和他观点相同的人就来响应了。所以马鸣叫就有马来应和它,牛鸣叫就有牛来应和它,这并不是因为它们认识,而是客观情势就是这样的。所以刚洗过澡的人总要抖一下自己的衣服,刚洗过头的人总要弹一下自己的帽子,这是人之常情啊。有谁能让自己的洁白蒙受别人的玷污呢?)

——《荀子》之“不苟”

 

二十一

兰陵侯的墓被盗了。

兰陵原本是个小国,一百多年前被楚国所灭。所以,原本是有兰陵侯的。兰陵侯的墓都在城北,并排下去十几座。因为国家已经被灭,因此再也没有人管理墓地,这里就成了一片荒地。既然是荒地,寻常就有野狗有狼出没,还有蛇,一般人家都会严禁自家的孩子前来这里玩。

不过,神农家不怕这些,最近在这一带开垦荒地。墨家弟子有时也会来这里露宿野营,进行野外求生的训练。

兰陵侯的墓被盗是被官兵发现的,他们是在这一带进行每个月一次的例行巡逻时发现的。十几个墓同时被盗,墓主的尸体都被拖到了野地里,尸骨遍地惨不忍睹。经过侦查,发现所有墓中值钱的陪葬品都被偷走。

盗墓贼的手法看上去非常纯熟,显然是惯盗。官兵所发现的唯一线索是一个墓旁的一摊屎,据说发现的时候还是软的,用棍子捅一捅还能冒热气。这说明盗墓贼走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也有可能这是过路的人拉的。

盗墓属于重罪,与杀人同罪。而盗窃兰陵侯的墓,性质更加严重。

所以,官府立即开始侦办此案。全城搜查,但是一无所获。

与此同时,整个兰陵城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是什么人盗了墓。

基本上,人们普遍认为只有三家嫌疑最大,就是儒家、墨家和神农家。基本上,墨家认为是儒家干的,儒家认为是墨家干的。

为什么其他各家不被怀疑呢?有的是因为理论上不会干这样的事,有的是因为人手不够多,无法完成这种有组织大规模的盗墓活动。

而官府调查的结果却是:这是路过的盗墓贼干的。

这下,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三十年后真相才浮出水面,原来,这是县令干的。具体的经过就是县令让自己的儿子从老家带了一批宗族子弟,在月圆之夜盗了墓,然后连夜送回了老家。当然,这是后话。

 

胡乱感觉有些遗憾,早知道这样,自己就先去盗墓了。随便盗几件宝贝,回到未来的话,都是无价之宝,一辈子连儿孙都吃用不尽了。

哪里还有这样的好墓呢?胡乱决定去墨家问一问,他们会比较熟悉。

来到墨街,看见人们还是像平常那样忙碌着,看见胡乱,有的人打个招呼,有的人则忙到根本没有时间打招呼的地步了。

正在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就听见有人招呼:“小胡乱子,你过来过来,墨子先生正想找你呢。”

胡乱回头看,是禽滑厘。

于是,胡乱跟着禽滑厘去见墨子,墨子正和几个弟子坐在那里说事。看见胡乱和禽滑厘进来,墨子招呼两人坐下。

“墨子先生,您找我?”胡乱说,大气都不敢出,因为屋子里味太大了。

“没错没错。”墨子热情地说,让胡乱坐在自己的身旁。

 这是胡乱第一个跟墨子挨得这么近,味儿真的很大。

“小胡乱子啊,盗墓的事情你听说了吗?”墨子问。

“我听说了。”胡乱说。

“你有什么想法?”墨子笑着问。

胡乱心中一凛,难道墨子看出来自己也想盗墓?再想想,应该不是。那么,墨子是不是想跟自己一块盗墓?

“那什么,这么多的墓,这么好的墓被盗了,太可惜了。”胡乱的意思是自己下手晚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说战国第五部》:第十三章盗墓贼和采花大盗 | 白水配资网

发表评论


表情